行业动态

当我们说起度假,我们在说什么?

公司小编 2024-04-03 00:12:18 行业动态 6

#行业观察

2023年被业内认为是中国式度假重启的元年。

随着三年疫情的爆发和结束,中国休闲度假产业迎来新的高峰。这一次,人们似乎格外愿意对“找回自我身心的和谐”投入更多的金钱和时间,也更有动力来到大自然、来到村野之间。疫情之后,三亚、西双版纳等地高端酒店率先复苏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这一点。

与此同时,“度假即是渡劫”的扎堆打卡式旅游也让不少人颇为诟病。中国人真的理解“度假”吗?未来的度假会走向何方?值得文旅和设计行业的每一位从业者共同思考。

#01

中国没有“真正的度假”

{ Real Vacation }

提到度假,我们的印象里立刻涌现出这样的情形:去景区打卡、去野外露营烧烤、去某个度假酒店住上三天两晚、或者加入国外小众私人旅行团奔赴各国名胜古迹……这些都是中国人度假方式的一部分。但如果认真探究一下,我们会发现,vacation这个西方的舶来词汇,似乎和我们中国人在进行的“度假”并不是一回事。

首先,度假需要有钱也有闲。曾经的一首歌曲《我想去桂林》惟妙惟肖地描绘出中国人度假的尴尬之处:有时间的时候我没有钱、有了钱的时候我却没时间 。对于普遍的中国大众来说,一年中的假期屈指可数,还要东拼西凑。好不容易凑足了假期,却需要直面“奔涌的人潮、生无可恋的排队堵车”等等不可控因素。

水上森林君澜温泉度假酒店 © 君澜

但中国改革开放到今天,油门一踩就是四十年,这种心态反映到度假上,就是“上车睡觉,下车拍照”的中国式度假的现状。总是嚷嚷着度假,又有几个人真正思考过,度假究竟是什么?

在君澜酒店集团总裁王建平看来,“中国人的度假方式与外国人的度假方式有很大不同。”相较外国游客度假时更青睐在沙滩上晒太阳等放松方式,中国人的度假可能包括打牌、钓鱼、唱歌、聚在一起品尝美食、侃大山、参与一些玩乐项目、与当地人进行人文交流与互动等这些能够和他人一起参与的玩乐活动。

如东锦恒君澜酒店 © 君澜

君澜理·千羽阁 © 君澜

作为与之相对应的配套设施提供,在这个阶段,中国人的度假旅行还限于跟团景区游。不少目的地景点的酒店多以景区招待所、地方星级酒店为主,提供基本的住宿功能。直到,1992年亚龙湾国家旅游度假区成立,标志着中国商业度假村的兴起。随后20余家高端度假酒店先后于亚龙湾地区开业,国内度假酒店进入萌芽期。

再之后,国际知名度假品牌悦榕庄进入中国;云南因为许多文艺青年的造访成为第一批民宿兴起的地方;莫干山高端度假民宿群落崛起……按照专业的说法,“人均GDP达2000美元,休闲旅游兴起;人均GDP达到3000美元,文旅度假需求爆发,出国旅游井喷;达到5000美元,则进入成熟的度假经济时代”,中国早已经应该迈入了成熟的度假经济时代。

千岛湖水岭湾君澜度假酒店 © 君澜

大玉苍山君澜别院© 君澜

但事实上,如文章开头所描绘的“扎堆打卡式”度假仍是绝大多数情况。去哪儿上的数据显示,今年春节出游人次3.08亿,每位游客和去年相比,多走了约400公里;而刚过去的清明假期,国内出游就有2376.64万人次,同比去年增长22.7%。我们只看到了出行人数的增加,人们出行的愿望只增不减,但多少人从中享受到了“度假的乐趣”?却要打一个问号。

对比一下世界上公认的最喜欢度假的北欧人的度假,我们或许会从中领悟些什么。挪威籍北京人、网友“维京女侠”就分享了自己眼中的北欧人度假的艺术。在她看来,北欧人每年至少三十天的“保底”度假时间让他们对“度假”这件事熟能生巧。

康藤Vinetree © 全球宿博会

草原宿集·南岸 © 全球宿博会

此外,在北欧人的度假计划里,很少有‘景点’的概念,他们度假的核心,是“慢下来”。和中国人特产的“五天走遍新马泰”,“欧洲七国十日游”这类堪比短跑接力的“度假”相比,北欧人最热衷的是可能是“DIY”自己的度假屋:在在深山老林的小木屋里,自己刷墙,自己砍柴生火,自己做家具,自己修水管;或者在某个人烟稀少的海滩上铺块毛巾,把手机调至飞行模式,看一本过时的侦探小说,一坐就是一下午。这种场景才是北欧人心目中的完美假期。

从上面的描述里我们似乎可以发现,那些擅长也从小习惯“度假”的北欧人,在度假时,更倾向于远离日常生活的模式,体验一种“发现自我,与自我相处”的精神。而这些,纵观这十年来中国人的度假生活,似乎还相差甚远。

苫也Sanyea © 全球宿博会

大乐之野 © 全球宿博会

基于此,作为十年前就进入酒店供应链行业的资深酒店从业者,全球宿博会/世界村博会组委会主席李辉就颇为尖锐地指出,中国没有真正的度假,在以前更是不存在“度假产业”。

#02

度假成为生活刚需,度假美学诉求提升

{ Vacation becomes a life necessity }

从第一届全球宿博会开始,李辉可谓是看着中国度假产业一步步走到今天。会议的论坛主题,也从曾经的“创意民宿”、“文旅度假”到今年的“美学与可持续度假”,可以说是见证了整个行业关注的焦点以及人们度假意识的转变。

“前些年谈到度假,大家都是盲人摸象,需求也不大。7、8年前做民宿时,一些民宿就用一些淘宝上买来的东西,没有人去找顶尖设计师,没有人用意大利顶级的户外家具、捷克的照明等等,因为他感觉没必要,客户也没有这种意识。”

崇左LUX* Resorts and Hotels / 建筑师沈勇

再加上以往旅游景区附近大量存在的私人小旅馆、招待所等低端住宿产品,由于管理水平低下,服务和设施都无法达到旅游者的需求,设计与审美的需求更是被排在了末位。在这种状况下,度假难免沦为“景点打卡、酒店睡觉”的结局。这也是李辉认为中国没有“度假”概念的原因之一。

不过,虽然在十年前中国度假产业尚未成熟,整个市场基本处于拓荒阶段,曾经是携程海外酒店业务负责人的李辉还是对“度假”行业充满了期待。他认为,从长远来看,中国人也将进入经济缓慢增长,人们生活水平趋于平稳、更加追求精神质量的阶段。无论收入多寡,人们对精神领域的享受总是存在的。“我曾经看到有人刷花呗看话剧,去度假、去住更有美学和设计感的酒店更是会成为刚需。”李辉在接受FRAME采访时肯定地说道。

崇左LUX* Resorts and Hotels / 建筑师沈勇

建筑师沈勇也提出了他从建筑师的角度对“度假与人生”之间意义的思考。在今年的全球宿博会上,他提出了一个“山水主义”的概念,即:人们千里迢迢去度假绝对不是解决吃顿饭睡一觉的问题,而是收获、体悟,解决焦虑,放松等。“看看我们的人生,花了大半辈子买了房子住在里面,大部分人是被设计了,并且一代一代人都在这种循环里走。有没有思考过有用之外的无用?想走出不被设定的人生,就要做时代的逆行者,从效率速生回归静慢生活,从人脉朋友圈回归亲情和大自然。”

莫干山 InSeason 隐西39 酒店 / 建筑师沈勇

对此,他认为乡村是中国的未来,中国的传统思想“天人合一”在这里得到了体现。从设计师的角度,让中国人找到属于自己的度假方式,就是要让乡村恢复它应该有的美学价值。

由他设计的莫干山隐西酒店,保留了莫干山传统夯土墙和木制框架的建筑特征,在充满乡村风情和现代简约禅意风格的居停空间中,令客人身居山坞,竹林环绕,独享纯净、自然和生态的自然资源。2015年刚开业后,有一家三代人来到这里度假,恰逢雨天,度过了闲适的午后。客人临走时感慨地说:我们三代人已经好久没有这样一起坐下来,呆这么久了。

莫干山 InSeason 隐西39 酒店 / 建筑师沈勇

#03

中国人的田园梦

{ The Chinese dream of idyllic countryside }

和在沙滩上晒太阳这项充满着西方度假色彩的项目相比,中国自古以来文人雅士寄情山水的传统,追求“天人和谐”、邂逅“桃花源”的内心憧憬,让中国人似乎更憧憬在领略传统文化的同时回归山野。

莫干山早期高端度假产品“四大金刚”——大乐、西坡、法国山居、裸心谷等均在山间田野之间营造出超然物外的氛围,某种意义上成为了除早期的云南之外,中国休闲度假的起点,开启了“莫干山度假”的时代。

无锡阳山花间堂·桃花岛

苏州文旅花间堂·探花府

淮安御码头花间亭·御守里

如今,以回归内心,回归大自然为代表的体验式度假,已经悄然兴起。以君澜、無名初、花间堂等为代表的中国本土高端度假品牌正在为塑造中国人的度假休闲生活方式而努力。

正如君澜酒店总裁王建平指出的,旅行存在三重境界,第一境界是领略自然风光,第二境界是跨越自然,感知不同地域文化中的价值观反差,第三境界是跨越价值观的反差,审视真实的自我。当度假发展到一定阶段,人们会自然而然地开始从度假生活中更多地体会文化与自身的链接、个体与环境的密不可分,从而完成自身的心灵成长和精神充电。

黄山悦榕庄

在此情形下,度假产品不仅仅是服务提供者,更扮演着区域文化的承载者和弘扬者的角色。随着乡村振兴大战略的提出,乡村度假无疑正在成为一个重要的增长力量。。

诞生于2019年的無名初品牌就立足于地域的自然与人文,围绕“食、住、行、游”四大生态矩阵,传达富有精神内涵的物质生活理念,提供浸润着中国幸福哲学的居住体验。

黄山無名初酒店 © 开物生活

位于黄山丰梧村的無名初民宿,位于黄山宏村轴心地带却远离人群,周围包括“中国最美乡村书店”的碧山书局;有保存完好徽派古居和古祠堂的碧山村;还有保留着陶渊明故居——守拙园的赤岭村。原生态的村落在眼前自由呼吸,乡野的生活情趣触手可及。在这里你能找到真正的世外桃源,感受陶渊明笔下的“开荒南野际,守拙归园田”,感受真实乡村生活的味道,避开商业古镇的扎堆喧嚣。

黟县 隐世·無名初

在山间最深处,11栋新式徽派建筑组成的民宿不管是设计风格还是身心体验,都追求“一切从简”,还原简单与自然。静心冥想、书法瑜伽、茶道花艺……主题丰富,却留有足够的留白给到每位客人,与自我对话。大面积的玻璃窗把一切自然光线都融入到了室内,这种让心情与自然一同云卷云舒的状态,成就了中国人最神往的度假境界。

#04

让度假成为大多人的生活

{ Let vacation become the life of most people }

在千禧年那个充满着理想主义浪漫的年代,云南大理、丽江、洱海、喜洲、双廊村……都成为中国文艺青年心目中旅行必去的朝圣之地。在那里,有背包客、有职业旅行者、有客栈经营者,还有来到这里定居的外国人……他们共同组成了一个个社区和社交聚集地。

波密松赞林卡酒店

有趣的是,很多人来了,却决定不再离开,从此在这些地方定居下来。和我们如今去到一个城市,把行李丢进酒店、走马观花地逛完名胜古迹,再去当地的步行街或美食街打个卡完全不同,云南曾经的度假目的地以一种充满着吸引力的生活方式的面貌出现。人们去到那里,不仅仅是旅行,还是在生活。

Club Med 地中海俱乐部·长白山度假村

今年,生活榜再度发布了中国治愈系度假酒店TOP10榜单,研发总监叶诗茗提出了今年的主题为“去重新发现自己“。她指出,当我们被现在周遭的事物束缚的时候,进入全新的环境,去看看不同的人文风景、尝试新奇的食物、感受不同的气氛和文化氛围,这些都有助于我们重新审视自己的生活、价值观和人生目标,并重新认识自己的兴趣、爱好、优点和潜能。这恐怕也道出了未来中国人度假的最大动力与目标。

松赞来古山居酒店雪后航拍

松赞南迦巴瓦山居酒店

我们可以看到的是,越来越多的度假酒店和民宿,正在响应“度假即是生活”的理念,致力于为中国的度假人群提供更加便捷和周到的服务内容。2015年,复兴旅文收购club med(地中海俱乐部),将“一价全包”的度假概念带到中国大众面前。开元森泊度假品牌也打破了早年度假村只有住+吃+场地的概念,融入了乐园及各种娱乐消费设施和配套,并相应的提供多种服务内容。因为获得招银国际3个亿的战略投资而进入主流视野的松赞酒店,更是用20年的时间从云南迪庆出发,沿着滇藏线打造了十几家酒店,实现了线路旅游套餐的挖掘,将单店的“一价全包”衍生到了线路及整个旅程中。

松赞梅里山居酒店

我们还能看到,在越来越多的度假目的地,民宿酒店与生活方式品牌、空间正在进行一场前所未有的跨界融合,他们所形成的“宿集”式创意生活聚落,更加切中中国Z世代对社区文化的群体认同,也将辐射周边乡村,带来更多层面的产业融合发展。

松赞香格里拉餐厅

今天,随着经历了一场令人振聋发聩的疫情,中国人的度假理念正在悄然发生改变。从城市到乡村,从在地文化的植入到餐饮、亲子、自然、康养等配套的植入,度假更像是去体验另一种生活。正如李辉强调的,只有当度假不再是中国顶尖的那一部分人,而是成为大多数人生活中的一部分,中国才算是有了真正的“度假”。

参考资料:

《2023年是中国式度假重启的元年》

《中国度假产业的未来发展趋势》

《2023年中国治愈系度假酒店TOP10》

《携程发布2022年中国度假酒店行业分析报告》

《虚妄的中国式度假》

《中国最赚钱的度假村之一:裸心谷》

《如何玩转“中国式度假”?》

《中国式度假的未来》

《一年预开业20家,君澜如何绘制中国高端度假圈?》

《北欧人度假,中国人渡劫》

撰文 | Queena Yao

编辑 | Daisy

校对 | Miki

海岛度假四连发,我们就要一价全包!
上海迪士尼度假区:第三座迪士尼主题酒店桩基工作已完成

猜你喜欢

手机扫一扫添加微信

400-888-8888